广东眉毛种植哪里好

2017-12-15 00:40

首页 > 山西日报 > 01
分享到: 评论:

    

深圳植发医院分期付款,广州市毛发种植中心,广州哪家眉毛移植医院好,广州眉毛移植哪家好,深圳哪些头发移植医院,越秀区头发种植机构,花都区种睫毛哪里好,老脱发去医院挂什么科,广州植眉一般多少钱,中山市头发种植中心

  原标题:原教育部发言人告别职场:信息和情感融合才是完美沟通

12月3日,王旭明最后一次坐在语文出版社的社长办公室,桌面已经被收拾干净。  澎湃新闻记者 权义 图

  “上一次还是职场上一个岗位到另一个岗位的转变,这一次可能是永别职场。”12月3日原语文出版社社长、原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王旭明对澎湃新闻说。

  据中青在线报道,有关部门11月28日下午在语文出版社宣布:因年龄原因,免去王旭明语文出版社社长职务。语文出版社新任社长由中国教育出版集团副总经理、党组成员谷新矿兼任。这意味着王旭明正式退休。

  今年7月,王旭明已年满60岁,在语文出版社数字出版中心主任刘潇看来,王旭明在此后”超期服役“的四个月里,依然用”打鸡血“的状态在工作。

  即使退休通知宣布后,王旭明也准备“一息尚存,教育为尊。强身健体,发挥余热。”如今他已出任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副会长兼真语文专业委员会理事长,准备继续宣传推广和践行他倡导的“真语文”。

  他也出任了中国陶行知研究会求真教育实验研究院院长,准备更大范围宣传推广和践行真教育。此外,曾出诗集、办朗诵会的他准备写一本《红楼梦》一样的小说,“再改编成电影电视剧,我自编自演其中的角色。”

  “中国教育成功论”“媒体无知论”“名校生养猪论”……王旭明曾屡次因其言论卷入舆论漩涡。他和王勇平、毛群安、武和平被称为“黄埔一期”新闻发言人,他在新闻发言人岗位上饱受争议,经常由新闻发言人变成新闻当事人。

  “我觉得我们当年‘黄埔一期’的那些学员值得人们永远记住,就是这一批人,为了公开(信息),那种真心真意,那种执着,那种勇气和那种不停地追求值得现在的新闻发言人学习。”王旭明说。

  王旭明认为现在新闻发言人的人数增加了,手段丰富了,但精神却减少了,“在各种突发事件中,人们越来越少地见到人,越来越多地见到的是政府的公文,‘人’和‘文’之间,是不能互代的。”

  王旭明毕业于北京师范学院分院(今首都师范大学)中文系,曾在北京丰台七中从教7年。1991年,王旭明任《中国教育报》记者,1998年,任教育部办公厅新闻处处长。2003年,王旭明担任教育部办公厅副主任、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直至2008年转任中国教育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语文出版社社长。

  11月29日,澎湃新闻记者来到王旭明位于语文出版社三楼的办公室,在满堆书稿、文件旁,王旭明接受了澎湃新闻专访。书橱里的书所剩无几,几乎已全部被搬走。

  12月3日,澎湃新闻记者再次来到王旭明的办公室,王旭明正在打包照片、书籍、水杯等私人物品。他依旧梳背头、打发胶,衣着讲究,最后收拾完的桌面可以清晰地映出王旭明的倒影。

  [

  澎湃新闻:临近退休的四个月你的工作状态怎么样?

  王旭明:这四个月的工作状态对我来说和以前的工作状态没有什么区别,职场生涯即将彻底结束,更加要争分夺秒地去享受一下职场生涯的快乐。

  昨天(11月28日)我还在开领导班子的会,研究几个具体问题的处理。下午召开了中层干部的会布置项目的推进。在当天上午,我还在召开数字中心的产品论证会。

  这三个会议是我职场生涯的最后三个会议。但在这三个会议上我甚至还大发雷霆,要求部门和员工必须完成出版社下达的指标和任务。

  理由可能有很多,但如果概括起来说就是为“语文”二字。我对语文出版社很有感情,为“语文”二字值得付出一切。

  澎湃新闻:为什么说为“语文”二字值得付出一切?

  王旭明:离开教育部这几年来,我最深切地感受到了我们国家语文教育的现状,我觉得我们国家的语文教育真是不容乐观,应该引起特别的重视。

  一个核心的问题就是语文教育,我觉得我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学校语文教育是必须下大力去做的一个工作,我觉得各级对语文教育重视的程度远远不够、对语文教育所采取的措施和办法还远远不够。

  大家知道,从2019年开始,全国中学和小学将统一使用一本教材。这当然是改变语文教育的一个重大措施,但一定要明确,有一本好教材不等于能够用好这本教材,用好教材和编好教材是两个概念,我现在觉得,我们在怎么用好这个教材上所下的功夫、所花的气力可以更多。

  澎湃新闻:你为了用好教材做出了哪些努力?

  王旭明:我到各地给老师培训,告诉他们语文质朴。讲字、词、句;讲层、段、篇;讲结构,讲题材,讲语法、修辞、逻辑、文学。用一支粉笔、一本书就可以在那里讲,不用任何视频材料,不用任何PPT,用手在黑板上写。

  语文必须得用嘴和手,但是没想到最简单、最朴素的东西在所谓的现代化社会里遇到了这么大的阻力,还有这么多人觉得陌生,我非常不理解。

  澎湃新闻:你怎么看待真语文和真性情之间的关系?

  王旭明:你刚才说的真性情,就是由于我对这么朴素、这么本真的语文有这样强烈的感情,那是在我生命里面迸发出的对它的热爱,这种热爱是无需装饰、无需矫情,是一种自然的、值得我用生命为之付出和流淌的热爱。

  “真语文”的核心是主张用真情、说真话、写真文、做真人,用语文的方法解决语文的问题。每当我倾诉真情的时候,每当我诉说真话的时候,每当我写下真文的时候,我都是一个“真语文”的践行者。

  

  澎湃新闻:你认为政府应当如何通过新闻发言人来建立公信力?

  王旭明:这是非常好的问题,最近发生的一系事件当中,我发现几乎没有新闻发言人的身影出现,都是以公告、通告、通知告诉大家的。

  离开了人的发言是冷血的,是没有人的感觉,缺少人的情感的。沟通是两个方面的沟通,一个是信息的传递,一个是情感的表达,信息的传递和情感的表达二者融合在一起,才是一个完美的沟通。

  为什么强调人?因为只有人,才能够表达这种情感,而不仅仅是信息的传递。事情发生了以后,(如果)没有了人就意味着我们弱化了情感的表达,仅仅是信息的传递,这是非常严重的一个问题。我特别想呼吁各级人民政府、各部门、各单位要重视新闻发言人,在信息化时代,这种特殊的作用是无法取代的。

  澎湃新闻:作为新闻发言人是不是也要承担一定的风险?

  王旭明:你说的很对,我的老师赵启正是这样表达的:“每一位新闻发言人一定要记住,立场是政府的,语言是自己的。”

  如果立场是政府的,语言也是政府的,要新闻发言人干嘛?如果立场是自己的,语言也是自己的,那是严重失职。所以最优秀的发言人应该是立场是政府的,语言是自己的。

  澎湃新闻:你觉得新闻发言人需要有很高的语文水平吗?

  王旭明:如果政府官员面对记者不能以开放的心态、形象准确的语言、完美的表达,我认为这是一种修养和素质的不够,当然这种现象比较普遍。

  澎湃新闻:作为“真语文”的倡导者,你觉得新闻发言人需要有真性情吗?

  王旭明:是,新闻发言人需要有真性情,这种真性情并不是想怎样就怎样。我曾经给官员们说过一句话,就是官员一定要记住,真话不全说,假话不能说。真性情不能全表,假性情不能表一点。

  澎湃新闻:现在有一种说法是建议将幼儿园全部并入公立,请问你赞同吗?

  王旭明:我坚决反对。我坚定地认为学前教育应该是多种形式、多种方法和多种手段的。学前儿童不一定要到幼儿园去接受学前教育,接受学前教育的途径有很多。

  我非常鼓励如何父母一方挣的工资比较高,能够负担起全家的生活,另外一方可以停止工作三到五年先在家带孩子。我们一定要改变只生孩子不养孩子的恶习。

  生养育是一个完整的过程,现在有些父母只生,认为养和育是社会的事,这是不对的。

责任编辑:时鑫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

生活资讯
专题
茂名市眉毛种植医院

山西内陆广州哪家医院头发移植手术

视频/ 广州哪里治疗脱发好
新晋界江门市种植睫毛机构